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123

文章详情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当前位置: 企业文化 > 风采中核
大爱无声——记因公殉职的中核兰铀扶贫干部胡仁禄
文章来源:中国核工业报 日期:2018年10月31日

  10月22日22时58分,被送至临洮县人民医院的胡仁禄,经抢救无效,因公殉职。

  胡仁禄是中核兰州铀浓缩有限公司派驻甘肃定西市临洮县滩汪村驻村帮扶队队长兼第一书记。在村民心目中,2019年滩汪村帮扶计划还需要他进一步细化完善,滩汪村养殖合作社正在修建的牛舍、羊舍还等待着他继续监工,亟待出栏的1000只生态鸡还等待着他联系销路,村民柳旺锋家两个即将入学的孩子还期盼着他予以支持;在女儿菲菲的期待中,还计划着与他将未搭建完的积木房子继续完成……

  然而,因为过度劳累,胡仁禄猝死在工作岗位上,57岁的人生匆忙划上了句号,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只有大家对他深深的思念与无限的惋惜。在兼为办公室与卧室的房间里,他的驻村帮扶工作队工作证依然挂在衣帽架上。证件上的他,虽消瘦却温和,理着干练的短发,目光坚定而有神。在担任帮扶队长兼第一书记的200多个日日夜夜里,他将自己全身心融入到滩汪村,无时无刻不在思考着滩汪村的发展,无时无刻不在惦念着滩汪村的贫困户,积极主动协同各方力量推动滩汪村的脱贫工作,使全村贫困发生率下降至0.96%,顺利实现了整村脱贫。

  “第一书记就应该走在最前面”

  作为帮扶队队员的钟文礼至今不愿相信,与自己朝夕相处了大半年的老大哥胡仁禄就这么突然地走了。

  周一那天,跟往常一样,钟文礼在约定的地点捎上胡仁禄开车前往滩汪村。途经菜市场,他们还采购了两人一周的食粮。

  驱车三个多小时到达滩汪村村委会时已经是中午时分。村委会是他们在滩汪村的临时住处,每人一间十来平米的办公室,分别放着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排文件柜。

  钟文礼赶紧生炉子,做了面片子,还特意拌了白菜、黄瓜两个凉菜,叫上胡仁禄一起吃了午饭。然后,胡仁禄回到自己房间,坐在桌子旁继续琢磨起滩汪村明年的帮扶计划,口里念着数字,手里还在计算。

  前几天,胡仁禄曾与窑店镇镇长刘瑾联系讨论说,当前滩汪村合作社规模有点小,希望能够扩大规模。没两天,他就收到了刘瑾通过微信发来的2019年帮扶计划明细。

  “胡队长,你怎么了?”见胡仁禄耷拉着脑袋,钟文礼赶紧问道。听到胡队长说头有点儿晕,钟文礼一再劝他躺床上休息会儿,但他依然坚持着:“2019年帮扶计划的投资额度一定要精确规划,要将钱用在刀刃上,追求最大效果,这才能对得起公司的扶贫款。”

  晚饭后,胡仁禄依然还在盘算。到21时许,他突然晕倒在桌子上,钟文礼赶紧将他平放在床上,随即拨打120求救,并紧急联系滩汪村、窑店镇、兰铀公司的相关负责人。

  “他真是一个非常认真的人,工作总是冲在第一线。”自今年2月以来,钟文礼一直辅助胡仁禄开展扶贫工作。有一次,胡仁禄腿疼得厉害,钟文礼劝他休息,可他却坚持要去走访农户,“我是帮扶队长兼第一书记,第一书记就应该走在最前面。”

  殊不知,滩汪村位于海拔近2500米的一道道黄土岭上,各家各户星星点点散落在一块块梯田之间。有的农户距离村委会数公里之遥,胡仁禄走访时要不停地上山下坡,绕过几道梁,回来时常常已过了饭点。即使下雪下雨,他也会去。他常说:“我们开展扶贫工作,一定要亲自走到,看到,听到,说到,掌握摸透第一手情况,才能针对性开展帮扶,帮他们真脱贫。”

  也正是因为如此,王登贵家的老人生病了、包彦虎家的房子需要加固、柳旺民家缺少发展资金……滩汪村37户贫困户的情况,他都记在了心里。他说:“扶贫就要真干。”

  据介绍,甘肃省提出,今年中央企业和省直属单位选派帮扶队队长兼第一书记的人选应为处级干部。兰铀公司认为公司总包项目部施工部副经理胡仁禄是最合适的人选,一是他曾在甘肃西河县作为知青插队,熟悉农村生活;二是他在公司一直从事基建管理工作,有丰富的经验。

  “好事,我去。”在公司征求意见时,胡仁禄没有丝毫迟疑,答应得非常爽快。今年2月26日,在甘肃省发文确定胡仁禄为滩汪村帮扶队长兼第一书记的第三天,他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滩汪村。

  “扶贫路上一个都不能漏掉”

  在随后的日子里,每周的5天工作日,胡仁禄几乎都会出现在滩汪村,不是在田间地头、农户家里走访,就是在村委会组织协调开展帮扶工作。没多久,他就从一个外乡人成为滩汪村最为熟悉的人,村民都将他当做自家人,甚至遇上红白喜事都会请他帮忙一起张罗。他常说:“扶贫路上一个都不能漏掉,漏掉了谁,总感觉不舒服。”

  其实,自从踏上滩汪村这几道黄土岭子,胡仁禄一直在思索如何快速让贫困户脱贫。经过深入调研,他发现,有些村民思想观念相对落后保守,宁愿在家只能吃煮土豆,也不愿离家外出打工。

  “扶贫首先要扶‘志’。滩汪村要彻底实现脱贫,就要从思想意识入手,要解放他们的思想,让他们知道靠天吃饭是行不通的,还需要主动去抓收入。”胡仁禄说,“帮扶滩汪村,不仅要解决37户贫困户的实际困难,还要帮滩汪村找到发展的路子。”

  自2015年兰铀公司对口帮扶滩汪村以来,已经投资200万元,主要用于村道路硬化等基础设施建设,而今年帮扶的主要任务是帮助滩汪村全村实现整体脱贫。如何才能做到呢?

  胡仁禄了解到,滩汪村农户几乎都在种植党参、土豆等。如果遇到连年干旱,将颗粒无收。“一条腿走路,风险很大啊,如果同时搞养殖,就可以实现多条腿走路。”一个产业扶贫项目逐渐在胡仁禄脑海里形成:搞养殖合作社,调整村产业结构,推动村集体经济发展,利用荒山养鸡、养牛、养羊,见效快。如果农户积极性不够,就效仿同心县以奖代补的方式来激励。养殖100只鸡或10头羊,补助4000元。对于贫困户而言,销售这批鸡将是一笔可观的收入。如果村民没有资金投入,可以劳务入股,参与分红。

  可是,胡仁禄这一想法起初并没有得到广大贫困户的响应。其中关键的一点是,滩汪村成立产业合作社,必须要有一位带头人。而为了选定这位带头人,胡仁禄真是煞费苦心。

  胡仁禄认为滩汪村村主任张兴寿是最合适的人选,可是对方以不懂养殖为由婉拒了。但胡仁禄并没有放弃,一边筹建养殖场,一边继续做动员工作。

  不懂技术?胡仁禄就组织村、镇相关人员到同心县去学习交流生态鸡养殖技术。

  担心销路?“兰铀公司有3000多名职工,每人吃一只鸡,就是3000只,销路不是问题。”

  经过两个月的“软磨硬泡”,张兴寿最终还是同意挑头干。7月开始建鸡舍,羊舍主体建筑已经完成,牛舍已经浇筑圈梁。目前,滩汪村第一批生态鸡已经可以出栏。全村37户贫困户中有15户自己养殖生态鸡。

  “胡队长这个人确实好啊,很实在,很实诚,做的都是很实际的工作。”张兴寿说,刚开始自己并不了解胡仁禄,后来发现他实打实地为滩汪村着想,就被他说服了。修建合作社的时候,张兴寿预定了1000只鸡苗。

  对于合作社,胡仁禄可以说是操碎了心。他一有时间就会去“监工”鸡舍等的建设,水泥砂浆的比例、圈梁钢筋的选择,事无巨细,他都一一过问。看到不合理的地方,他就严厉指出来,要求改正,“必须要监管。”

  有时候,大家跟他开玩笑说,“胡队,不就是养只鸡、养头牛,何必这么认真呢?”

  “哎,不,要是不按照规定建,万一哪天塌了,损失的是村集体的利益,谁都承担不起。”平时一脸温和的胡仁禄,此刻脸色非常严肃。

  “将滩汪村的事放在第一位”

  “胡队长人好得很。”

  “我们真的很舍不得他。”

  “他就这样走了,实在太可惜了。”

  这位少言寡语,但讲起国家经济形势、扶贫政策来滔滔不绝的第一书记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走了。所有人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爸爸走的那天下午还给我打过电话……”菲菲回忆说。

  为了帮村民柳旺锋销售土蜂蜜,胡仁禄购买了12斤带回兰州,让亲戚朋友们都尝尝。他还在网上购买了玻璃罐用于分装。在电话里他嘱托菲菲将这些罐子刷洗干净。

  最近,菲菲买了一盒积木,拉着父亲陪她一起搭。其间,胡仁禄不时会接到电话。对此,菲菲已经习惯了,“自从到滩汪村扶贫后,爸爸比以前更忙了,周末在家休息的时候也在通电话,有时候一个电话就被叫走了。跟我聊天,话题也几乎都是扶贫的事情。”

  对于父亲在即将退休的年龄选择到艰苦的地方扶贫,菲菲是支持的。今年2月,远在俄罗斯圣彼得堡求学的她接到了父亲的电话:“爸爸想去扶贫,你说好不好?”在问了一连串问题后,她支持父亲的这一决定。

  后来,胡仁禄时常与菲菲还有妻子彭淑华通过手机视频聊天,向她们展示滩汪村的景色,讲述村里的事,“这个地方太穷了,村民太可怜了,我们要多帮助他们。”

  “最近这个地方特别冷,比兰州要低近10度吧,他要我把家里不常穿的衣服、鞋收拾出来,送给村民们。他还好几次买零食带过去。”在彭淑华的眼里,自从去扶贫后,丈夫总是将滩汪村的事放在第一位。而对于她们母女俩,他似乎在用行动弥补愧疚。尤其是8月份女儿学成归国以后,胡仁禄从滩汪村赶回家过周末时,总会操持一桌子可口的饭菜。如果厂里买不到合适的食材,他会到十几公里外的地方去买。

  “这么大岁数了,马上就要退休了,干啥去啊。”近来见丈夫脸色憔悴许多,彭淑华总想劝他在家里多休息,可是一看见他每次去滩汪村那高兴劲儿,话到嘴边又收了回来。

  “他走的那天,我要是劝他在家里休息休息该多好,可是……”此时,彭淑华声音已经哽咽。

  胡仁禄虽然走了,但他在滩汪村开展产业扶贫的事业还在继续。

  兰铀公司将一如既往地推进该村产业合作社各项目建成和落地,该村的集体经济也将由此从无到有逐渐建立起来,规模也将从小到大发展起来,滩汪村村民们将会实现多条腿走路,收入会多起来,日子也会逐渐好转。(盛安陵)

【打印】 【关闭窗口】